新闻
搜 索

闵行会计学习班

时间:2020年1月31日地点: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人民医院记录人:海南援鄂医疗队队员、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心血管外科重症监护室主管护师何书玲今天,是我离开家乡的第4天,也是来到湖北省监利县的第3天,我们医疗队的工作是进一步整理好病房。

15床和6床之间隔开了一个病房,我进去的时候,15床正好起来了,可能是睡醒了,戴着无创呼吸机面罩起来坐一会儿。

我们组几乎全员上阵,组长负责管路保护和口令指挥,然后安排七位护士一起协同,把患者从仰面朝天翻转成“趴起睡”。

  现在,我们从线上走到线下,用我们所学的医学专业技能,在不同的地方共同与人类的健康公敌战斗,只是这场战斗只能赢,绝对不能输。

很多队员的头发又长长了,会影响工作,这个实际问题的解决出乎意料的容易。

今天的护目镜是84消毒水浸泡过的,还没有晾干,带上之后双眼被消毒水熏得睁不开眼睛,疼得直流眼泪,眼泪和消毒水混在护目镜里面,模模糊糊的全是雾状。

今年是中柬建交60周年,柬埔寨首相洪森将再次率团出席峰会。

回想起2月4日选择驰援武汉的那一刻,我是紧张而兴奋的。

今天我负责管理八个病情较轻的病人,忙碌又繁琐的操作让我忙到12:00多还没停下,厚实的防护服罩在身上,防护服里面的我已经汗流浃背。

下午两点多我走出医院大门,志愿者早早等在大门口,生怕冻着我。

病房里病人的情况与平常我们见到的并无区别,这是我们熟悉的场景,可是论环境、论设备,她们算是非常艰苦的了。

我想了一下科里没有什么备用药品,现在也拿不进来。

虽然我不能亲自去送他,但我在这里祝福老爷爷永远健康长寿!

  ——编者      武汉儿童医院医生张茂荣: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  3月17日上午10时许,张茂荣(图①。

但我们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家属把老人交到我们手上,信任我们,我们必须把阿婆当作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

由于春节期间快递的停运,武汉的封城,罗春进入武汉能够带入物资的机会就尤其宝贵,医院管理部门和后勤部门马上快马加鞭的给我们这几天准备的一批新的生活物资和医疗物资进行集中打包,能够让罗春一起带入武汉增援我们。

在舱里工作半个月了,患者体征监测、发药、健康宣教、一日三餐的发放……可以说所有的工作都步入了正轨,唯一难以适应的还是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带着护目镜工作的状态,但是当你面对一双双渴望快点好起来、渴望回家与家人团聚的眼睛时,就会觉得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今天,新型冠状病毒从武汉出发,向全国蔓延。

阿姨以前爱跳舞,今年因为生病,年底单位活动也没有参加。

  没想到这些小事情,阿姨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于是,申请、报名、培训、出征,从塞上江南到了荆楚大地。

“在领了……”领物资的小伙来回跑的脚都磨出了泡。

当我给25床的老爹爹换好衣服,告诉他今天可以康复出院,用轮椅将他送到电梯口,他泣不成声用颤抖的双手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感谢医生和护士,给了我生命,你们都是好样的!”我告诉自己不能哭,泪水会让我的护目镜模糊看不清,我还要用双手和死神继续抢人。

下午在浙江分队驻地,会同中国驻米兰总领事与浙江分队召开会议,专家组建议,影响意方的公共政策是最重要的事情,与日益增加的确诊病例相比医疗资源非常有限,必须着手控制疫情进一步扩散,做到应检尽检,应收尽收。

“耳朵实在痛的不行,我想用手去碰一碰”,小张告诉我不行,手不卫生,可我真是痛到不能忍受,返回去看看小马,鼻梁骨已经被压到发红,甚至有点变青,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我们三个人继续推着那个比我都大的口服药车,逐个给每个人去发药,里面虽然穿的短袖样式的衣服,但早已出汗,防护眼镜也随着时间变化,里面凝结了很多水滴,落在防护服上,模糊了上面的名字。

在经过紧急协调后,2台ECMO从成都通过专机运往武汉。

透过护目镜的一条缝隙,一针下去鲜红色的动脉血涌进了血气针,经过两分钟的等待,结果出来了,PCO2:49,PO2:68。

我比较能够克制住自己,从机场的离别开始,泪奔的时刻很多,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因为我们必须坚强。